【邊疆黨旗紅】烏力吉巴雅爾:牧民好兄弟 守邊堡壘戶

光明網記者趙清建 孫云清

穿過茫茫大草原,記者來到烏力吉巴雅爾的家中,被滿屋子的獎杯、獎牌、獎狀吸引。看著這些榮譽,烏力吉巴雅爾自豪地告訴記者,“我最大的愛好就是訓馬、套馬、賽馬。”

除了“馬術”遠近聞名,烏力吉巴雅爾還有更多令人敬佩的故事。烏力吉巴雅爾家是內蒙古自治區二連浩特市額爾登高畢嘎查的草原“110”報警點、黨員中心戶、邊境堡壘戶。2002年,烏力吉巴雅爾當選為嘎查長,十余年任職期間,他為牧民們辦了許多實實在在的好事,成為牧民心中的好兄弟。

“他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

2007年11月,蒙古族青年嘎魯從摩托車上摔下后昏迷,情急之下,嘎魯的家人給烏力吉打了電話。嘎魯的母親說:“當時,我們一家人不知道該怎么辦,來了醫院因為語言不通連樓上樓下都不知道,于是我們就給嘎查長打了電話。他立即來到了醫院。”此時的嘎魯顱內已大量出血,生命危在旦夕,院方提出應盡快轉院。聽到這個消息的烏力吉巴雅爾二話沒說,立即返回家中,向妻子拿了一萬塊錢,就又奔向了醫院。

烏力吉巴雅爾說:“因為他家是我們嘎查的貧困戶,家里除了一個漏風的蒙古包,剩下的就是那輛摩托車了。我作為大隊的隊長應該想盡辦法去幫助他們。”烏力吉以最快的速度將嘎魯轉院到了呼市。然而帶去的錢很快就用完了,可嘎魯的病情卻不能耽誤,為此烏力吉再次返回家中,為嘎魯籌備接下來的治療費用。

三天過后,嘎魯終于渡過了危險期,但后續治療還需要一筆費用,此時的烏力吉東奔西走,向民政局申請了5000元的臨時救助,又找朋友借,把休牧資金押到銀行給他貸款,一共籌到了五萬元錢,總算保住了這個孩子。

來到嘎魯家時,記者看到他正在用三輪車拉水。嘎魯告訴記者,現在自己已經恢復了,可以自己照顧自己,還能做很多力所能及的家務活。嘎魯的母親說:“如果沒有烏力吉,我就沒有兒子了,他就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

“冬天也能接待外地游客了”

面對農牧業新型產業的沖擊,烏力吉巴雅爾清楚認識到傳統養殖業的發展空間不足,致富途徑有限,憑借多年來基層工作經驗,主動謀思路、找門路,依托地理優勢和民族風情等資源,協同嘎查“兩委”班子其他人員及部分“黨員中心戶”,推行“支部+合作社”模式,帶頭組織8戶牧民成立了奔奔塔拉牧民旅游合作社,有效拓展了牧民致富渠道。

“2009年,我們成立了奔奔塔拉牧民旅游合作社。由于設施不完善,每年十月份就停業了,到來年的六、七月份才能接待游客。”烏力吉巴雅爾繼續說道,“政府投入660多萬元給我們通了水、電,鋪了路,修建了度假村景觀大門、游客服務中心、主題雕塑、小型民俗博物館,還幫我們蓋了200多平方米的別墅,錢是政府出一半,牧民自己出一半,由于帶地暖,冬天也能接待外地游客了。”

烏力吉巴雅爾介紹稱,“以前牧民是單打獨斗搞放牧,現在是合作經營搞創收。這就解決了牧民服務經營中一家一戶辦不了的很多難題。如今度假村已陸續建成木質房屋、水泥蒙古包和傳統蒙古包50多座,入社牧戶每家每年收入都在10萬元以上。”

通過不斷努力,奔奔塔拉牧民旅游合作社逐步趨向規模化、規范化和管理科學化,效益可觀,并被列為內蒙古自治區4A級旅游餐飲區。入社成員每戶每年可增加收入6萬元,輻射帶動周邊25戶牧戶致富,解決就業33人,成為嘎查牧民增收致富的新渠道。

“希望我們家能夠六畜興旺”

“我們家有六畜,希望可以六畜興旺。”烏力吉巴雅爾自豪地告訴記者。烏力吉巴雅爾家的“六畜”有些不同,其中一種是黃羊。黃羊別名黃羚、蒙古原羚、蒙古瞪羚、蒙古羚等,它實際上并非羊類,還是我國的二級保護動物。為什么黃羊會成為烏力吉巴雅爾的家畜呢?

原來,2014年冬天,蒙古國部分地區遭遇雪災,大批黃羊無處覓食,無家可歸,只得向我國境內遷徙。遷徙之后,這些黃羊仍然面對巨大的生存考驗,如果沒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源,它們依然難以逃脫死亡的噩運。值得慶幸的是,有二十七八只黃羊來到了烏力吉巴雅爾家的草場。

為了保護這些黃羊,烏力吉巴雅爾騰出了3000畝草場,專供這20多只黃羊生活。因為二連浩特是缺水地區,自然水源難覓,因此,每隔兩三天,烏力吉巴雅爾還要從很遠的機井里拉一次水,供黃羊們飲用。為了讓黃羊們吃好、補充鹽分,烏力吉巴雅爾還把草料和鹽磚分給它們一部分。為此,烏力吉巴雅爾家每年少收入近7萬元,但他卻認為,“就算再困難,這也是應該的。”

每年放牧轉場,這群黃羊是帶不走的。烏力吉巴雅爾家最遠的一次轉場,距離現在的牧點有50多公里。盡管距離遠了,格日勒也要每隔兩三天開車跑一趟,來照顧這群草原上的精靈。幾年下來,這群野生黃羊似乎也有了靈性,從過去幾百米外見到他就跑,到現在可以讓烏力吉巴雅爾和家人靠近在50米左右了。

“我們祖祖輩輩生長在邊境線”

“我們祖祖輩輩就生長在邊境線。”烏力吉巴雅爾告訴記者,守護邊境是每個牧民的責任,每個牧民也都有這樣的意識。

作為“草原110”報警點,烏力吉巴雅爾家成為“守邊堡壘”。作為“草原110”治安聯防標兵,烏力吉巴雅爾幾年來在配合公安機關、邊防部門開展反偷渡、反走私、打擊盜搶牲畜等行動做了大量的工作,民警們親切地稱他“老巡警”,他曾協助邊境派出所,成功抓獲2名蒙古國人企圖盜趕靠近邊境的馬群,協助邊境派出所抓獲3名中蒙邊境地區偷渡人員。

2008年5月27日下午,烏力吉巴雅爾在野外放牧時發現4名形跡可疑的人員向邊境線方向徒步行走。“很可能是偷渡人員。”烏力吉巴雅爾向邊境派出所報案,邊境派出所立即將這一情況通報轄區邊防連隊后封鎖邊境一線,同時一邊迅速組織民警出警,一邊調動4輛草原110車以發現地為中心從不同方向包圍,僅用50分鐘將4名企圖偷越邊境人員抓獲在距邊界線5公里處的邊境前沿。

目前,烏力吉巴雅爾仍堅守著這份職責,以“黨員中心戶”為平臺,聯合邊境派出所民警和邊防連隊官兵,守護北疆邊境線。據內蒙古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格日勒敖都邊境派出所所長寶音介紹,像烏力吉巴雅爾這樣守護邊境線的牧民們,平均全年會為民警提供30余次線索。

記者注意到寶音所長的微信昵稱是“使命”。寶音告訴記者,他們的使命就是和烏力吉巴雅爾這些守邊牧民們一起保護好祖國的邊境線。